当前位置:尚书坊 > 时文选粹> 亲情散文 > 正文

归乡

作者:铭茫、来源:原创首发时间:2016-11-13 19:42阅读:465次   我要投稿 收藏 推荐

很久都没有回老家了。坐在车上,透过结有一层雾气的车玻璃看向远方,那连绵不断的山竟是有点儿像老版《西游记》里的天庭:云雾缭绕。究竟是被什么说动了而选择归乡呢?我这样想着。

七弯八拐,车便开进了罗家湾。记得上次归乡还是初中的某一年过年,可现在看来,村里却没有变换什么,依稀是记忆中的样子。车开到门前,路过一个拿着捣衣棒的婆婆,在我家门口的那个塘边洗衣。吃的饭也不是用的电饭煲,还是用的炉灶。我没有看见他们种田,却看见一个比我还小的,大约刚上初中的样子的孩子放牛,有七八头牛,大的小的。我看到这些,我不知道我是该庆幸他们都没有多大的变化而让我对家乡没有变得陌生还是该悲哀和我冠上同一个姓氏,没准身体里还流着同样的血的人和我过着几乎截然不同的生活。

在乡里和他们一一打着招呼,跟着哥哥姐姐们叫,他们很多人都认识我,操着一口陌生而又无比熟悉的正宗红安话叫我们的小名,和哥哥姐姐们谈论着,我几乎一个都不认识,于是在旁边一个人发着呆,偶有提到我的也是“长高长大了。”“多少岁了,几几年的?”“还有两个月高考啊。”之类的。

后来回到自家祖屋,门牌上灰蒙蒙的,仔细辨认后才发现是“二程镇1号”。我们家是乡里最大的一所房子,里里外外有六个房间,可到了如今却也是最破的一所。因为没人住,现在更是没法住。只是没想到的是房子里竟然还通着电。我和哥哥姐姐到处翻箱倒柜,为找几件“古董”全然不顾满身尘埃,活脱脱像土匪进村。最终也没找着什么,据说是我们把爷爷接走后来过几个贼。只剩一把红军样式的大刀,只是已经锈迹斑斑,手柄上的红巾也早已没有了,拿在手中掂量,胡乱使使发现还挺沉,挺锋利的。一堆一分两分的硬币,一堆粮票肉票,还有一张1999年印刷的四个人头像的一百元,都保存完好。还有一枚曾戴在我奶奶手上,现已失去金属光泽的戒指,一环加朵金花便再无其余任何的装饰,简单古朴。戴在自己的手上却发现大了许多。想追寻时间的踪迹,想象爷爷给奶奶戴上这枚指环的场景,只是什么都没想象出来,我们想带点东西回去,可爷爷不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坚持什么。我只好偷攥了两个一分的硬币在手心。

大人们终于安置好了一切,于是便准备点香烧纸钱。奶奶爱喝酒,爱抽烟,可今儿既没倒酒,也没点烟,倒是添置了“手机”和“首饰”,我没有问为什么,我想这两样东西还是少沾点好。火势逐渐旺盛,烤得人腿生疼。我一把一把的将纸塞进火堆里,望着纸钱一点点被大火大火吞噬,化为灰烬,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事,想一一请求她的保佑,却担心事太多,无法在磕头的时候一次性念完便不停的打腹稿,不停地默念着。添一次纸,默念一次。可等到磕头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了,脑子里只剩一句:“假如您真的能够听到……”起身的时候,纸钱的灰烬忽地绕着我打着旋。你说这是不是代表着她听到了?亲人们都说显灵了,我站在一旁,眼睛被熏得通红,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慰藉。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我自初中到现在唯一的一次祈求,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我这么久都没有去看她,更不知道祭奠的虔诚和祈求的谋利能否合二为一。于是中间便是很久都没有回来过。害怕自己的祈求破坏了虔诚。但是我想,如果她真的能够听到还是会原谅我保佑我的吧,因为她也是世界里为数不多的愿不求回报而对我好的人中的一员。说道此竟是很想她,于是便发现除了清明前后,竟是再未想起过她。

亲人们一一磕完头,雨也越下越大,我站在雨中,望向远方,和来时一样。我知道我终究又要奔赴远方。

有客自远方来,乡音难忘。

有客自远方来,又赴远方。

有客自远方来,是为归乡。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归乡的感言
提示:您的评论是对作者的最大支持!
我要投稿

时文选粹•智慧背囊•有声阅读下载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