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尚书坊 > 尚鸿推荐> 微信 > 正文

父亲,我们认识么

作者:岑桑来源:转载时间:2014-07-02 09:08阅读:1549次   我要投稿 收藏 推荐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的头顶就是没有头发的,只有几根稀稀拉拉地围在旁边。母亲说,那是倔的,好好个脑袋,倔成个秃头。小时候听到这句话,我是要笑上好半天的。父亲就坐在一旁,满脸愠怒。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他从不体罚学生,但他会体罚我。字写不好,罚;成绩不好,罚;背不出古诗,罚。

那时我们住在教师小区的一楼,“高志新他爸打他了”是全院小朋友最精彩的节目。

一次,他让我背《行路难》,12句诗,被我背得七零八落。他生气地问:“你到底有没有用心?”我一不留神儿,回话时用了当时特别流行的词。我说:“你变态啊,老师都没让背!”

说完我就知道大事不妙。父亲被那两个字激得大发雷霆。按住我,用钢尺猛抽。

12岁的我,没自尊,没脸皮,只有杀猪一样的痛号。

中学时代,没人不看漫画,我也迷上了那些充斥着阴暗情节的作品。一次,我逃学去租书,正当我为借到最新一集的漫画得意时,没想到父亲在我身后突然出现了。

那些东西彻底激怒了他,他抓起我的衣领,拳头像雨点一样落了下来。

然而那时的我,早已在那些阴暗的漫画里,学会了不屑和冷漠。我冷冰冰地望着他,哈哈大笑。父亲被我的反常吓住了,他摇着我说:“你傻笑什么?”而我却直直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那天回家后,母亲见我脸色不对,小心地问:“志新,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呢?有事的,是我的父亲。

高二那年,仍然很迷漫画的我决定报考动漫专业,学校在远离北方的广东。当时,动漫专业还不热门,我很轻松就考上了。新生报到,我没有让父母去送,还振振有词地说:“有你们送我的钱,都够坐飞机了。”没想到第二天,机票就送来了。送机那天,父亲也去了,还要了我的QQ号。

就在我转身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父亲苍老的声音,他抑扬顿挫地朗诵起那首我曾经背不出的《行路难》。我听见有工作人员在劝阻,但他依旧不管不顾地大声念着:“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大学生活很美好,假期我从没回过家。进修、打工,我可以找到太多的理由。

大四那年寒假,父亲带着母亲来看我。那个晚上,父亲喝得有些多,醉醺醺地拉着我说:“爸爸以前打你,你还记恨我不?”

我半开玩笑地说:“当然记恨了,要不我考这么远干吗?”他突然大声说:“这辈子要能重来就好了!”他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很用力地抱了抱我。

毕业后,我在珠海找到了工作。我发现不论自己曾经多么不屑父亲的为人处世,但骨子里还是承袭了他的不变通,于是在公司里,难免有点儿离群。不过这反倒让我更专注于工作。年底,我成了唯一领到年终奖金的新人。

我把奖金全部寄了回去。第二天,我给家里打电话,是母亲接的。我说:“爸呢?”忽然很想和父亲说说话,也许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成绩吧。母亲却犹豫了一下:“你爸睡了。”“大白天的还睡啊,脾气越来越怪了。”

母亲无语地笑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父亲,我们认识么的感言
牧歌 2015-04-29 发表 回复 F4
趁父母还在,多尽孝
游客 2014-08-05 发表 回复 F3
太感人了,眼泪都不停的流落了
游客 2014-07-19 发表 回复 F2
太感动了,我都哭了!好好珍惜身边爱你的人吧!
游客 2014-07-17 发表 回复 F1
细节描写 感人至深 看的我都哭了
共:1页/4条评论1
提示:您的评论是对作者的最大支持!
我要投稿

时文选粹•智慧背囊•有声阅读下载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