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尚书坊 > 尚鸿推荐> 微信 > 正文

我们那些莫名其妙的父母

作者:空格来源:转载时间:2014-08-23 13:57阅读:1694次   我要投稿 收藏 推荐

我小时候很乖,嘴巴也甜,长得相貌堂堂,是我妈的骄傲。在乡亲们看来,如果我爷爷埋得没有问题,我至少会官拜乡长级,成为横行一方的霸主。

但事实让他们很失望,特别是我妈,一度跳河的心都有。我由我妈的骄傲变成了麻烦。据不完全统计,中小学我最少被开除过五次。如果我爸不是包工头,我们家鸡蛋与猪头的储备比较充足,情况可能更糟。

这不是我学习不好,而是思想出了问题。原本我是被当做接班人,按照未来乡长的标准培养的,可结果走向了反面,成为一个失败的范例。我老师多次找我妈谈话,建议我妈要有思想准备,他认为我如果不出家就是流氓。平心而论,我并不具备做和尚或流氓的潜质,我只是从小喜欢胡思乱想而已。比如关于各种妈的问题,我就纠结了半辈子。

少年行状大多已模糊,但有件事我记得真切,就是我被反复教导,类似祖国、党等等都是我妈,不得不爱。关于祖国就是我妈,这事我想得通。问题是如果祖国是我妈,那我爸呢?就此我问过老师,结果被暴揍了一顿。但皮肉之苦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是很纠结,如果没有爸的话,那我,或者我们算什么,私生子吗?几亿私生子,太恐怖了,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后来我请教了一位从北京流放来的哲学教授,他当时在县饲养场养猪。他听后想了很久,告诉我如果祖国是我妈,那朝廷就是我爸。中山先生讲党国,类似夫为妻纲,如此而已。他一并告诉我,按照夫为妻纲的伦理,我爸对我妈具有绝对的权力,就算欺负了她,也得心甘情愿的接受,这就是天理。

尽管这听起来有点不堪,但至少让我放心,我,或者说我们不是私生子。解决了这个问题,本想静下心来向乡长宝座冲刺,可麻烦不期而至。我陷入更大的困惑。因为教材上、歌曲里都说,朝廷也是妈啊。既当爹又当娘,这怎么回事,是编教材的人有病,还是我有病。以前的问题又来了,我爸呢?

我不敢再去请教那位在猪圈里研究“天人合一”的老先生,因为他一再警告我,如果我继续胡思乱想,将来这群母猪就是我的。说实话,即便我没有出将入相的企图,母猪们也很可爱,但让我一辈子跟它们待在一起,心有不甘啊。

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多年,思虑过重有点少年白头。后来我看了点历史书,总算找到了答案。对我帮助最大的是郭沫若先生。他一次去苏联,高呼斯达林是我们伟大的父亲。我突然猛醒,原来如果朝廷是妈,我爸就是斯达林这样的大人物啊。孔夫子所谓君父的观念,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同样按照君君臣臣的纲常,我爸对我妈具有绝对的权力,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对我妈而言,我爸的话就是圣旨。说难听点,我妈只是我爸的工具,他不但可以欺负我妈,还用我妈来欺负我,如此而已。

问题也没有就此打住,而是越来越乱,我开始有点神经分裂。我发现在我的人生中,跟大部分人一样,除了国妈等等,我还有一堆莫名其妙的妈,比如母校等等。就算我愿意给她们当儿子,可问题是没有人明确告诉我,我爸是谁。老觉着自己像个私生子,无论如何是一件非常难堪的事。结果不言而喻,我被弄得有点人格分裂,让我老师得出我将来非和尚即流氓的结论。

我总在想,他们为什么非要给我父母呢,难道当兄弟不行吗?以我对亲爸亲妈的观察,其实这不是好营生,一辈子含辛茹苦,就差把命搭进去。后来我研究所谓国学,总算明白了,关键是一个孝字。天朝以孝治天下,绝非让我孝顺亲爸亲妈那么简单,而是按照纲常伦理,要孝顺其他的爸妈。何为孝顺,依夫子之断,就是顺从,绝对的顺从。

也就是说,我必须时刻谨遵人子的本分,无条件地热爱、顺从各种型号的爸妈,否则几于禽兽,背上道德的骂名,甚至受到惩罚。这件事跟他们的好坏没有关系。即便他们对我不好,有时候当我刍狗,变着法地欺负我,但我必须爱他们,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就算心里不爱,也要装出爱得要死要活的样子。意大利人说:快跑,祖国来了。这根本就是蛮夷之举、禽兽所为嘛!

由此我体会到国学的可怕之处,就一个孝字,内涵如此丰富。以前我不明白,以为他们提倡孝,只是鼓励我成为我妈的好儿子,现在总算明了,原来还有一套纲常伦理,他们志不在此,根本目的是要我无条件地顺从他们。孔夫子讲过,一个孝顺的人不会犯上作乱,关键是忠啊,这是多么精致的政治设计。要是孔夫子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那就更妙了。

所以为了各种跟我毫无血缘关系的爸妈,我的亲妈亲爸就要受点委屈。因为孝是小节,忠才是大节。有道是“休言有母不售人”,为了他们,必要时我必须大义灭亲。如果不这样干,就是狭隘的宵小之徒,甚至被收拾。特别是各种型号的爸,不但欺负我,对我妈也不好,我除了爱,还要怕得噤如寒蝉!即便他们吃我喝我时刻盯着我的钱包,也非爱不可,至少要听话,像乖孙子一样任人摆布。

尽管抱怨在天朝意味着不忠不孝,但委屈总是难免——收拾我、欺负我、占我便宜的时候是我爸我妈,我倒霉的时候却不闻不问,有这样当爹当妈的吗?就算是后爸后妈,也不能如此霸道吧。因为心里有鬼,我很少参加各种歌颂会,因为当他们满怀深情高唱颂歌时,我觉着自己就像个卑劣的小人。更可悲的是,我年过不惑,就算天天洗脑,想治好这个病,还有希望吗?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们那些莫名其妙的父母的感言
省略号 2016-04-08 发表 回复 F1
对啊,我们的亲生父母总是如此亲切,
共:1页/1条评论1
提示:您的评论是对作者的最大支持!
我要投稿

时文选粹•智慧背囊•有声阅读下载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