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尚书坊 > 时文选粹> 叙事散文 > 正文

心湖之影

作者:省略号来源:原创首发时间:2016-11-17 21:24阅读:420次   我要投稿 收藏 推荐

还记的我总是叛逆,但是那一天,我不能忘记,因为转过街角的那一幕……

若是没有哪一天,也不会成就了我现在的辉煌。

那天,我和妈妈吵了架,吵得很凶,我一气之下,摔门离去,什么都没带,我一口气跑到公园,那时我真的发誓:就算流浪也不要回去了,也不要回去见我的妈妈。我穿的单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瑟瑟发抖,我因为当时是午后了,有点饿,又饿又冷,也没有钱吃饭,我着急了,一个人蜷缩在长椅上抽咽起来,突然我感到长椅震动了一下,我抬起头看,是一个公园的环卫工,一个面相慈祥的老妇人。

“姑娘,在椅子上哭,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

我警惕地看了看她,从鼻子里哼出来一个“恩”。

她有微笑起来了,这使我更加窘迫不安了,“不信任我啊?呵呵”他转头指向一棵参天的梧桐树,这可是至少也有五六十年了吧,说:“我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你这年龄段,我也是走过来的。”这几句话打动了我,我张口对她说话:

“我妈最烦了,什么大事小事都要管,只要有一处细节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就要挨骂,烦死了!”

她沉默了一阵。

“你看那儿。”她对我只想一片向日葵地“看中间的那一株,与其他花方向不同的那一株。"“怎么了?”

“他看得到太阳吗?他逆着其他人,看不到了光明,只看得到其他人背后的风景,看不到前方,也就没有了对未来的憧憬与向往,她过得好吗?她会过的好吗”,他突然提高音调对我说话“快回家吧,你的妈妈正在寻找你,或者焦急的等待你回家,你不回家,他就夜不能寐,你希望看到你的生母在一夜之间添了白发吗?”我觉得一夜之间添了白发有点夸张,但是这一番话却像一泓清澈的泉水在我的心头翻涌,一直在翻涌至今。

我往家里跑,上了楼梯,一切都是那么平常,只是,家门怎么大敞着?怎么这么粗心不关门?我走进去,看见母亲目光呆滞,眼圈微红的坐在沙发上,电视里的人还在欢快地跳舞唱歌,母亲却没有反应,看到了我,母亲像发疯似的抱住我,我对她说“妈妈,我爱你。”她无言,也不语,只是那天我们都哭了,从那时起,我懂得了一切关于母爱,于是我开始好好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至于后来的结果,不用说。

午后的阳光撒在我窗前,我却忽然想到了那个公园的环卫工,于是走向公园,在公园里绕了三个大圈,却始终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只有偶尔两声的鸟叫呵和稀少的树叶,十三年,她不在了吗?向日葵都朝同一个方向生长,不知道换了几季,长椅已经磨损,草地也多了皱纹,水面荡起13的春夏秋冬的变换,当初了无数游人的身影,唯独那个环卫工的身影,在我的心湖上闪闪发光……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心湖之影的感言
提示:您的评论是对作者的最大支持!
我要投稿

时文选粹•智慧背囊•有声阅读下载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