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尚书坊 > 智慧背囊> 寓言故事 > 正文

狗的模样

作者:沈独来源:转载时间:2014-08-23 14:36阅读:578次   我要投稿 收藏 推荐

狗这东西与狼同宗,不知道是哪一只狼崽被人看上,驯化成住家的狼——起名叫“狗”。四五千年前,狗就叨陪六畜之末,与人关系密切。“左牵黄,右擎苍”,“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狗不光出猎、守夜,还被驯化成各种嘴脸的狗,各种用途的狗,数也数不完全。

我们少年时期最早翻动的名著之一是《西游记》。天宫发下千军万马降服不了美猴王,不料却被二郎神的哮天犬给伤着擒住。与哮天犬一样能战斗的是英国的赫胥黎,为捍卫达尔文学说,赫胥黎称“我准备接受火刑,我磨利我的牙爪。我是达尔文的斗犬”。赫胥黎与唯心主义顽固派大无畏地斗争,直到病逝。

差不多与“斗犬”同时代的俄国作家屠格涅夫笔下的小狗木木,它死于农奴制的淫威,令人神伤。这些是狗也不是狗的“老狗”,都无法与迪士尼创造的布鲁托这只狗相媲美。布鲁托颟顸、善良,它那愚蠢又可爱的形象才入国门便赢得无数孩子的喜爱,即使大人也不讨厌它,布鲁托真堪称世界第一狗。

毫无疑问,这都是些陈年狗。把陈年狗翻过去,人们的目光无法避开满街满巷的今日狗。今日都市里许多东西都在膨胀发酵,但是却比不得狗东西的泛滥,好像是从机器里迅速生产出来的。攀比爱狗的人越来越多,给狗戴上一副眼镜那不过是一时的玩笑,给狗梳个朝天髻,染上酡红色,那是比玩笑更深的爱意流露。不过这两个爱狗的小招数已经过时,甚至显出寒酸,被人嗤笑;在当下,爱狗除悉心饲喂狗粮汤水、寻医问药治狗病之外,很多人逞慧心、施巧艺,精心为狗制作穿戴“狗服”。徜徉街头,可以欣赏有人给狗穿白纱短裙,有人给狗穿运动衣裤,还能看到飞人的斗篷和乡绅满身寿字图案的华服。人讲“脚下无鞋穷半截”,狗也新添如此礼俗,狗爪上套着的皮鞋,那是一个新行业的产品,有人专门伺候狗脚,狗鞋、狗靴都价格不菲。走在街头,看人模狗样,狗服赤橙黄绿青蓝紫,高视阔步的,横冲直撞的,大家闺秀的,小家碧玉的,间有恶犬奔窜,猛犬狂吠,不时传来流浪犬伤人的消息。

谁也算不清,满世界的人有多少时间给了狗畜生,有多少情感付了狗畜生,有多少无聊的攀比心思花在了狗畜生身上。狗幸运了,它的驯化还没有结束。“狗仗人势”这句话用在狗身上就不是一句骂人的詈语,而是真实情景的描写。狗奢靡起来,势利起来,学人的浮华,学人的暴躁,学人为针尖大的纠葛拳脚相向,少了点温文。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狗的模样的感言
提示:您的评论是对作者的最大支持!
我要投稿

时文选粹•智慧背囊•有声阅读下载中心